推理小说:充满玄机的尸体2015-09-08 12:36:34

关键词:推理小说 充满玄机的尸体 来源:网络阅读:417 次

立新村是洋宫县最富有的一个村子,村子的一角坐落着一栋七层大楼,这栋楼是村委会大楼。


村委会盖在村口大路北侧,大楼的院子北侧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,和村委会里的灯火通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8月21日上午,在大楼一楼办公的村委会会计小张,闻见了窗外飘进了一股恶臭,连绵不绝,使她不得不想起四天前失踪的村委会主任助理-李玲珑。


李玲珑是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,22岁,考上了大学生村官,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立新村的村委会,担任村委会主任助理的职务。未曾想,她刚刚上任不到一个礼拜就神秘失踪了。


四天前的晚上,村委会在大楼二楼食堂的包厢里办了个聚会,一来给李玲珑接风,二来给即将去镇里上任的村委会主任送行。酒桌上推杯换盏地进行了三个多小时,在喝最后一杯团圆酒的时候,大家才发现李玲珑不知何时离开了包厢,不知去向,随身携带的皮包丢在了座椅上,手机被带走了。大家找了一圈,没看见李的踪影,以为她不胜酒力,独自回家了,便没有在意。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,李玲珑没来上班,家人也称昨晚李玲珑并未回家。


这让主任傻了眼,打李玲珑的手机,一直关机。于是赶紧叫来了派出所长,动用了全所的警力,把村子翻了一遍,也没发现李玲珑。


四天来,李玲珑的家人和派出所一直在找,却一直没有消息。


小张会计的发现,引起了村委会的高度重视,主任把村委会所有的人都叫了出来,把村委会院子后面的荒草地踏了个遍,果真在荒地中心地带,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。看衣着,确信是李玲珑无疑。


之所以只能通过衣着来判断身份,是因为尸体已经高度腐败,呈巨人观改变了。


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,刑警部门已经介入了调查。村委会那天晚上参加酒席的人,已经全部被隔离问话。但大家的口径都很统一,李玲珑是自行离开食堂包厢的,没人注意,且当时大家都在包厢里,并没有谁有异常情况。


意见不同的是,几名女人称李玲珑那天被主任和几个男子灌了不少酒。但几名男人却一致称李玲珑并没喝多,意识很清醒,他们敬酒,是因为李玲珑是新人,而且是主角之一,所以按规矩,应该试试她的酒量。


我、大宝和林涛踏着杂草慢慢地向荒草地中心的尸体处靠近。林涛一边走,一边叹气“这哪有一点现场保护意识?现场全都给糟蹋完了。”


“你觉得是命案吗?”大宝说,“我刚才听说,村委会一楼的下水管道事发那天堵了,所以所有的卫生间都被停用了。我看啊,是死者来这边小解,出了意外。”


“意外?”林涛说,“什么意外能死人?又没水,又没野兽的。”


“还有个问题。”我说,“即便是小解,也应该在荒地旁边吧7没必要去那么深的地方吧?”


“女同志,害羞呗。”大宝仍然坚持他的看法。


荒草地的草成片地被踩踏倒伏,已不可能提取到现场痕迹。确定这一点后,我们快步走到了尸体的旁边。


几名技术员正在给尸体拍照。


大宝拿出一张李玲珑的照片,看了眼,再看了眼尸体,说:“我死了,一定要火化。”


照片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,长发披肩,唇红齿白,穿着一身职业装,笑靥如花。而眼前的尸体,已经高度腐败,头发脱落了一半,全尸呈现墨绿色,而且膨胀得很厉害。眼球凸出,舌头伸出了唇外,散发着一股恶臭。


“已经巨人观了。”我说,“根据现在的天气推算,大概死亡了三到四天的时间。结合案情,她应该是在那天酒席的时候死亡的。”


“死亡原因是什么呢?”大宝戴上手套,蹲下身来,拿起死者的一只手掌看了看,说,“指甲是紫绀的。你们说会不会是酒精中毒7”


“你说她是小解的时候死的?”林涛说,“可是看起来,她的衣着很完整啊。”


“对啊,衣着这么完整,怎么会是凶杀呢?”大宝反驳说,“而且你看,手机在旁边呢。”


大宝从一旁的杂草堆里拿出一个智能手机,手机是关机状态。大宝按了按开机按钮,毫无反应。


“没电了。”大宝说,“你看,没劫色,没劫财,她又是刚来这里上任的,不可能有仇人。我看啊,多半是喝多了,晕在这里,酒精中毒死了。”


“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。”我摆了摆手,打断了大宝的话。


死者生前喜欢穿着职业套装,即便在8月炎热的天气,依旧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。因为尸体内腐败气体的不断积聚,尸体日趋膨大,瘦小的衬衫已经即将被撑开。我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衣物,确实没有什么疑点,唯一可以算是疑点的,是她西裤腰带有一些问题。


“你们看。”我说,“我们一般系腰带都有一个固定的扣眼,反复摩擦,会导致这个常用的扣眼被腰带头的插销磨损严重。死者腰带的第四个眼就具备这个特征,但是腰带头的插销却插在了第五个眼里。”


“这不算疑点。”大宝说,“我们的腰围也会有改变的好吧?”


我摇摇头,说:“如果她刚吃完饭,即便是腰围变化,也应该是变粗,只会插在第三个眼里。但是插在第五个眼里,明显是勒得更紧了。她饱食后会这样使劲勒裤腰带吗?不难受吗?”


“这可不好说。”大宝说,“说不准她减肥,或者是喝多了无意识的动作?”


我没再辩驳,从现场附近捡了几片树叶放进物证袋里,说:”把尸体拉去殡仪馆吧。现场没什么价值了,我们只有从尸体上入手了。”


解剖室的排风扇已经开到了最大的功率,可是依旧不能完全去除这具腐败尸体上散发出来的臭味。巨人观是尸体腐败到顶峰时候的表现,也是尸体最臭的时候。法医到了夏天,几乎都会每天祈祷:今天没有巨人观,没有巨人观。


分享:
31.3K


相关推荐:





snowcoal